字幕网app官网在线观看网站

0 Comments 下午6:06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我王家是菜市场不成?”

王老爷子重重的一拍桌子,从大厅的两侧就出来数个黑衣大汉,都是负责保护他周的贴身保镖。

“我若是就想走呢?”

朱军重重的冷哼一声,从外边也闯进来几人,手中都握着手枪,与几个王渊的保镖针锋相对。

“大胆!朱军当真是找死不成,他林君河算个什么东西,真打算与他站在一条船上?”王卫国也是大怒,直接指着朱军破口大骂。

“林大师是天上的皓月,区区一介庸人又怎么能理解得了他?”

朱军摇着头,根本不把那些保镖放在眼里,转身就走,只留下一句话。

“王老爷子,看来以往我们的交情上,我给一句忠告,不要招惹林大师,不然,会见识到地狱是什么模样!”

说罢,朱军一行人就一边盯着王家的人,一边谨慎的后退。

“爸,就这么让这王八蛋走了?”王卫国急了。

王渊没有说话,良久,在朱军一行人已经不见了身影之后,他才脸色难看的开口:“这朱军就是条疯狗,要把他逼急了,也是个麻烦。那林君河居然能收服得了他,看来还真有几分本事。”

“弄死朱军这种小角色也没什么意义,只不过白白损耗我王家的实力而已,容我好好想想,怎么对付那小畜生。”

白白的美女,性感的清纯

王卫国顿时沉默了下去,咬牙不已,这该死的小畜生,居然真敢跟王家叫板。

他这是自寻死路!

……

朱军一行人离开之后,林君河便把马彪等人也给打发走了,只有一个赵无常留了下来,说是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要说。

“林大师,有个老板让我带来消息,过几日,在他们中州有一场拍卖会,到时候可能会有比那何首乌年份更高的药材出现,看……”

林君河一听,马上变点了点头,道:“那我就亲自去上一趟好了,帮我联系他安排一下。”

想要炼制破气丹,光靠那一株五百年的何首乌倒是够了,不过比那何首乌年份还高的药材,绝对能称得上真正的灵草了。

就算是自己进入炼气期,也用得到大量的灵草。

正好,有关先天灵玉的线索也在中州,正好可以走上一趟。

“那我这就去联系。”赵无常点了点头,马上也离开了别墅。

接下来的两天,林君河感觉自己隐隐已经接触到了炼体十层的门槛,这让他未免有些惊喜。

本来,就算炼体的最后两层相对比较容易,只是一个积累到质变的过程。

但是这个积累,少说也要三五个月。

但是在十方聚灵阵的作用下,再加上之前每一层的基础都打得十分结实,这两层的修炼突然感觉不到一点的困难,进行得十分的顺畅。

“看来,是时候炼制破气丹了,不过,如果能在中州得到更好的药材,炼制出来的破气丹效果也会更强。”

思考片刻之后,林君河还是决定过两日去过中州之后再开始炼制这破气丹。

停止修行,林君河喝下一杯养魂树叶泡制的灵茶,一股清凉之感过后,他的精神力又稍微增长了几分。

“这养魂木也确实是不凡,才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让我的精神力都快凝聚出神识了,只可惜,这最后一步,还是千难万难啊。”

没有想太多,林君河便把脑海中无用的想法都驱赶了出去,自己能在炼体期将精神力修炼到这种程度,估计传出去都要吓死一大片人,至于神识,还是看机缘一步步来吧。

起身活动了下身体,林君河又打了几套拳法,这才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门外有个人在那贼头贼脑的不知道看些什么东西。

林君河走过去要看,不由得笑了起来:“苏老师,怎么来了?”

“啊……怎么没穿衣服……”

一看到林君河,就是他半裸着上半身的形象,苏敏菁的脸嗖的一下就红了。

而且,她还下意识的多看了两眼,因为林君河的身体,居然肌肉分明,身材相当的匀称。

没有健美冠军那种夸张的大肌肉,却充满了美感。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完美的身材,所以在脸蛋变得滚烫的同时,双眼却下意识的跟被吸住了一样离不开了。

“我刚才在锻炼身体,进来坐会儿吧。”林君河淡淡笑了笑,打开大门,把苏敏菁请了进来。

“啊……好……”

苏敏菁这才反应过来,马上脸色就又更加红了几分,在心里大骂自己不要脸,居然……居然盯着一个男人的身体看了那么久。

苏敏菁,在干什么呀,真是丢死人了!

过了好一会儿,苏敏菁才冷静了下来,在客厅里坐了下来,而林君河也已经穿好衣服泡了一壶热茶出来。

“谢谢。”道了声谢,苏敏菁接过茶杯,又有些好奇的问道:“不穿衣服锻炼不冷吗?”

“习惯了自然就感觉没什么了,没见大冬天的也有那么多人冬泳么?这都是练出来的。”

林君河解释了一下,也坐了下来,问道:“苏老师,怎么突然跑过来了,有事?”

“啊……我差点忘了正事。”

苏敏菁被这一提醒,才一拍脑袋,苦着脸道:“林君河,可得再帮我这一次。”

“怎么了?”

“上次的表现似乎有些亮眼过头了,我爸……我爸希望今天晚上能去我家里坐坐……”苏敏菁一脸无奈的道。

“这……”

林君河顿时一愣,而后也跟着摇头苦笑起来:“这怕是龙潭虎穴,去不得啊。”

“放心吧,今天晚上再帮我一次,之后我就随便编个理由说我把给甩了,绝对不会再麻烦了,好不好?”

苏敏菁马上又双手合十,对着林君河低着脑袋一副希冀的样子,还在那偷偷的用眼神瞄林君河,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

“把我给甩了,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林君河马上就摇了摇头,淡淡笑着喝起茶来。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