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崇祯跑马”钱管窥明末社会生态

来源:互联网    2018-07-28    

[摘要]明朝末年,朝廷对外要抵抗后金的进攻,对内要镇压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急需花钱的地方很多,筹饷非常困难。于是朝廷想出了一招儿,即通过固定在市面上流通的主要货币白银和制钱的比价,使得铜钱的作价大大高于它本身

 

明朝末年,朝廷对外要抵抗后金的进攻,对内要镇压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急需花钱的地方很多,筹饷非常困难。于是朝廷想出了一招儿,即通过固定在市面上流通的主要货币白银和制钱的比价,使得铜钱的作价大大高于它本身的实际价值,铸钱成了增加饷源的一个途径。为了获取铸利,天启、崇祯两朝都大量铸钱。

2001年,在河南西华县一家废品收购站里,我曾幸运地一次购得十几斤明代的铜钱。西华县历史上曾是黄泛区,这批钱一个个沾了一身黄泥巴,像泥猴似的。回来后,经我反复淘洗,从中拣选出了两枚好钱。

这两枚钱币正面有“崇祯通宝”四字,以楷书书写,从上而下而右而左顺读,看上去和普通“崇祯通宝”钱差异不大。唯一不同的是背面穿下铸一马形图案,昂首扬尾,似在奔跑,这即是泉界名气很大的“崇祯跑马”。

“崇祯通宝”是明毅宗朱由检16岁登基后不久就开始铸造的。崇祯是明代最后一位皇帝,在位17年。他从他哥哥、历史上有名的“木匠”皇帝明熹宗朱由校手上接过的,是一个内忧外患、千疮百孔、在风雨中摇摇欲坠的烂摊子。明朝经过正德、嘉靖、万历、天启四朝,历任皇帝的胡作非为、不谋正事,严重摧毁了大明王朝的精气神,大家信念全丧,操守和职业道德也跟着土崩瓦解,社会上充满了坑蒙拐骗、伤天害理、损公肥私、假公济私、化公为私、结党营私等不良风气。

崇祯可以说是一个对当时局势有着非常清醒认识的皇帝。他登基后,勤俭自律、清心寡欲,付出全部的精力试图挽大厦于将倾,在铸币方面也有表现。《续文献通考》记载:“天启七年十二月,户工二部进崇祯新钱式,帝令每钱一文重一钱三分,务令宝色精采,不必刊户工字样。”

可惜他已回天无力,但最后铸行流通的“崇祯通宝”钱,却是种类繁多,背文繁杂混乱,有记重、记天干、记局、记地、记局兼记值、吉语钱等,举不胜举,轻重没有什么规律,给人的总体感觉是没有宋钱、前期明钱的厚重踏实,反映出崇祯时期财政的拮据和规章制度的混乱状况。

另外,我从其他渠道收集的“崇祯通宝”钱中还有一种背文为满文的,据说为清兵入关时所铸,也有人怀疑可能是民间私铸钱。

崇祯钱珍品不多,“跑马钱”算是其中的珍品。在中国古代历朝历代官家铸造的钱币中,铸有动物图像的十分少见,当时民间就有关于这枚钱币的种种趣说。

一种说法是把此钱与推翻明王朝的农民起义军领袖李自成联系在一起。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十九日,李自成攻破北京,走投无路的崇祯皇帝在太监王承恩陪伴下来到煤山(今景山),自缢于一棵大槐树上。

因李自成号称“闯王”,闯王的“闯”字是门中一马字,当时坊间穿凿附会说“崇祯跑马”预示着“一马入门,门下有马”,灭明朝者必为一名字中带马字的人,崇祯制此钱,是预示着要把江山拱手相让给号称闯王、名中有马的李自成。直到今天,泉界的朋友还有人开玩笑,说崇祯皇帝铸了一个“崇祯跑马”钱,把自己的江山铸没了,这当然是无稽之谈。

另一种说法,是把“崇祯跑马”钱和明末另一个重要登场人物联系在一起。崇祯自缢于煤山后,福王朱由崧在马士英等拥戴下继位于南京,改年号为弘光。朱由崧重用马士英,任命马士英为东阁大学士,但马士英在危机关头,却不积极抗清,反而结党营私,起用阉党阮大铖,排斥抗清名将史可法等,专权误国,最终导致南明小朝廷的垮台。人言“崇祯跑马”钱意味着“一马乱天下”,马士英便是南明灭亡的罪魁祸首。

明末天下大乱,百姓怨声载道,当出现异样的钱币在市面流通时,就会有人借题发挥,把“崇祯通宝”钱上的“马”与明末清初的两大政治事件巧妙地联系起来,并加以渲染,于是乎就有了这样的民谣流传下来,从中也可窥见百姓的想象力是多么丰富。